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吾闻子 > 内容详情

“米粉”女人

时间:2020-10-20来源:苍天白鹤网 -[收藏本文]

  (一)
  
  笼子里的公鸡才报出第一声鸣叫,用脚蹬了蹬床那头的:“起来啊,快起来啊!”然后自己穿衣下床。
  男人的鼾声被一脚踹散,梦里的也落荒而逃。男人微微睁开一只,右胳膊肘轻缓地从嘴角滑过,算是抹掉了一夜的流涎,眼又的合上,很快又传出了游丝一般的鼾声。
  这好冷啊!
  
  (二)
  
  女人漱了口,从热水瓶中倒出一些热水到脸盆里,兑了些冷水,拉下毛巾抹了一把脸,轻轻咳嗽两声,继而折身回到厨房。
  灶坑里堆满了木柴和干草。女人抓起一大把草来,用火柴点燃,一缕青烟立时摇摇摆摆的飘上头顶。
  女人把火球送进灶膛,将木柴一根一根放在上面。
  木柴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,热烈的火光挤出灶口,映在女人的脸上,变成一朵璀璨而跳闪不定的。
  舀水,刷锅,锅铲刷子水瓢盆子在女人的手里咣当咣当响着,气雾缭绕在女人的胸前,又飘向屋梁,白炽灯泡被气雾包裹,透射出的光丝。
  把缸里的水一瓢一瓢舀进锅里,直到水占据了锅里一半的容积,才把锅盖盖上,再转身快步走向灶口,朝里面添加几根木柴。
  “还赖在床上啊?死鬼!”女人一边手忙脚乱,一边朝里屋高喊。里屋象无人一般,没有任何动静。
  提起那只大木桶,用力高举着放到挨近灶壁的桌子上。这满满一桶米浆,是男人下午挑了十多斤大米到集镇上用机器打磨的,十多斤大米磨制成米浆,恐怕要增加一倍多的重量。女人主内,男人主外,男人也还算勤快,米粉的外卖几乎都靠了他呢。
  然后呢,水开了,将蒸笼搬进锅里。蒸笼里有十个小盘子,女人黑龙江哪家医院手术治癫痫好用小勺子把米浆舀进每一个盆子,然后盖上锅盖,几分钟一锅,每天要蒸几十锅吧!
  一锅刚蒸好,男人不声不响来了,这个时候要把蒸好了的快速晾到屋后架着的竹竿上,又要马上蒸下一锅,是忙不过来的。灶屋后面架了七八根这样的竹竿。
  男人端热盆,女人舀米浆;女人添柴火,男人加锅水......厨房里雾气缭绕,两个人的身影来回穿梭,没有的交流,却是水到渠成的默契。
  四点多钟的时候,最后一锅也蒸完了,男人便开始把外面冷却了的米粉用竹篮一篮一篮的提进来,再用刀把它们在案板上切成条丝状,放在特制的大盒子里,这样就成了真正的米粉。女人这个时候,就抓了两碗米粉,两个鸡蛋,开始做两个人的早餐。
  早餐做好了,米粉却还没有切完。女人把煎好的两个鸡蛋堆在一个粉碗里,放到桌子上,再从腌菜坛里抓了一小碗腌制的萝卜,走到男人身边,夺过他的刀说:“吃饭吧!”
  女人的手就是灵巧,刀影晃动,飞出一排排洁白的粉丝。
  男人吃米粉呼咂呼咂的响,那腌萝卜的声音更是悦耳的清脆。
  男人不过瘾,左手轻轻地去取桌边的酒瓶子,女人头也不回,大喝一声:“放倒!”
  男人缩回手,继续吃米粉,依然呼咂呼咂的。他把米粉碗里的鸡蛋夹起一个,放到腌萝卜碗里,自己只吃一个。
  男人吃完,打着饱嗝,开始收拾东西。女人的米粉也切完了,见碗里还有一个鸡蛋,拿上筷子夹起来,硬生生塞进男人的嘴里。
   
  (三)
  
  天渐渐变亮,有一丝微风,冷飕飕的。米粉全部装在男人的摩托车上,一切准备就绪。男人发响摩托,随即吆喝开来:“米粉咯!米粉!”北京选癫痫病治疗医院女人对着摩托喊:“稳当点!卖完了就回来!”解下腰间的围兜,噼里啪啦拍得山响。
  一儿一女都在外面,家里要钱花销呢!
  女人回到厨房,端起那一大碗米粉,就着那碗干萝卜大口大口地吃着,呼咂呼咂的声音和男人的一样响亮。收拾完厨房,回到房间,用手拍了几下床上的灰尘,把被子叠好,然后抱起墙角的一堆衣服,来到后屋洗衣去了……
  这一切都忙完,女人换了一身外衣,抓起梳子对着衣柜的镜子打扮起来,额上的几根白发被女人看见,女人用手捻了捻,再梳了一遍,就用橡皮筋扎好,双手拂了拂头发,就走出去。
  已经升得老高,有隔壁的女人和她打招呼:“幺,事做完了吧?打牌去不咯?”
  还没有等她回话,另一栋屋子里走出一个年龄相仿的女人:“去啊去啊,我今天跟你们凑个角。”
  女人很少打牌的。三个女人一台戏,就这样你拉我扯,嘻嘻哈哈的朝村头的麻将馆里走去。她们的牌打得不大,一场下来,输赢就那么二三十块钱,但女人还是有点舍不得。
  
  (四)
  
  女人掏出看了看,十一点钟了,这个时候应该是男人早回了家,然后就来看牌,女人就自觉地让男人打几圈,自己回去做饭。
  今天很奇怪,男人却没有来报到。
  女人又看了看时间,一边起牌一边拨着手机号码:“喂!回来吗咯?”
  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尽管很小,但外人还是隐约听得清楚:“还没有卖完咯!中午恐怕不回来吃饭了!”
  女人一脸愠怒:“你个死鬼!又在外面打牌吧?要打打,别骗老娘!”
  于是满屋子的女人哄哄而笑,有其他女人高喊:“不回来就是不回来,外面几早期癫痫病小发作如何治疗好多快活呢!”另一个女人竟然跑到她的跟前,对着手机叫道:“老张哎,回来搞么子咯,外面妹子嫩咯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  女人收起手机,说道:“不打了不打了,要做饭了咯!”
  
  (五)
  
  饭菜端上桌,男人还没有回家。女人又掏出手机:“你这死鬼,又在哪里鬼混!”
  男人说自己在街上碰见了吴爹,他正在吴爹家吃饭呢!吴爹是男人做米粉的师傅。
  女人回话:“我警告你哦,别端酒杯就是,不听话回来收拾你!”男人在那头说:“知道了知道了!”然后两人几乎同时挂了。
  女人自己开始端碗吃饭,这胃口却没有早上的好,吃了几口就不想吃了。
  忽然想起一件事来,女人从裤兜里掏出一把散钱,数了数,刚好多了十块。
  
  (六)
  
  午饭过后,女人关了大门,躺在床上睡觉,每天都要起那么早,中午不睡还真是不行。
  一觉醒来,又看看手机,呵呵,四点多了!再看房外,好像大门已经开了,准是男人已经回家。
  
  女人在屋里屋外到处找找,摩托车摆放在堂屋的墙边,却不见自己的男人。跑到后屋开门瞧瞧,男人在菜园里锄地呢!
  
  女人对着菜园喊话:“么子时候回来的?”
  “吃完饭就回了。”
  “喝酒了没?”
  “没有。”
  女人不放心,走近男人的身边:“让我闻闻!”
  男人放下锄把,嘴凑了过来。女人用鼻子狠吸一口气,不再说话。
  男人又锄了一气,对女人说:“不锄了,我打米浆去。”
  女人伸手想接治疗癫痫的好办法过锄头说:“我再锄一会。”
  男人说:“还锄什么锄?做饭去!”
  于是女人跟在男人的后头进了屋子。
  
  (七)
  
  晚餐的菜很丰盛,有鱼有肉,四菜一汤,两人相对而坐,女人拿出酒杯,斟了一满杯白酒,足有二两之多,递给男人,然后自己盛了饭,开始吃起来。
  男人喝下一口,深吸一口气,嘴唇咂吧咂吧几下,很过瘾。女人夹起一块好肉,送到男人的碗里,男人望了望女人:“喝一口不?解寒呢!”
  女人接过酒杯,抿下一小口,脸上露出苦相,摆了摆脑袋,将酒杯递给男人。
  男人憨笑,把酒杯再递过来:“来,再喝一口,喝了就习惯了。”女人又接过杯子,喝了一大口,男人又笑,女人也跟着笑,脸上已经泛起潮红。
  
  (八)
  
  晚上八点时分,男人女人坐在床上,偎在被窝里看电视,电视里放着电视连续剧《金婚》。女人靠在男人的怀里,盯着荧幕看得津津有味。男人的双手抱合在女人的胸前,鼻子凑到女人的长发里面,好香啊!
  九点半了,电视里的广告播了几分钟,好像播不完一样。女人的双眼已经闭合,鼻子里发出轻柔的鼾声。男人看了女人一眼,用遥控器关掉电视,把女人的头轻轻放在枕头上面。
  
  女人的眼睛睁开,望着男人:“不看了?”
  “九点多了,不看了。”
  于是女人抱着男人一起睡下。
  男人的鼾声又起,一声比一声响亮。
  女人掖好男人的被角,拉灭电灯,然后退到床的那一头……
  窗外,树影婆娑,月华如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