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行仁政 > 内容详情

望江南扩写300字

时间:2019-07-11来源:苍天白鹤网 -[收藏本文]

  扩写是对原文进行扩展和充实,把简略的原文扩展成符合题意要求的文章。扩写需要充分放开思路,展开想象,进行合理的创造,可以训练发散性思维能力。下面是yuwenmi小编整理的,快来看看吧,希望对你有帮助哦。

  望江南扩写300字【篇一】

  一名梳洗过后的女子,独自登上了楼阁,清冷的楼阁,显得女子格外独孤。倚着护栏看向远处的江面,今天是他征战沙场回来的日子。远方出现了点点白帆,细看,却没有那想要的人。船只一艘接着一艘,游船带走了期盼,望着江边已团聚的他人,心中悲意更甚。

  身体已经僵硬,太阳也已西斜,船只的数量越来越少。漫天的红霞,你暗示着什么?望着那一望无际的江面,等到的那怕是一份帛书也好啊!滚滚东流的江水啊,请载着我的思念寻找我的心上人吧。

  那一抹艳霞已褪去,她的视线缓缓离开江面,望向当年他们的分别之处,景色依旧,当时的一幕似乎重现眼前。她努力不往最坏的方面想,可那又怎么可能?又想起了他分别时曾说过的话:“相信我,我会回来的。”

  似乎继续等待也无结果,女子站直身,擦了擦眼角的泪。此时,圆圆的月亮已爬上天空,“月亮都团圆了,而我却不能与家人团聚。”低语着,突然撇见远处的江面上有一点灯光,似乎有人站在船头,大喊着女子的名字。。。

  望江南扩写300字【篇二】

云南癫痫病哪家医院看的好

  晓雾将歇,空中缀着几点星。月色入户,月儿的轮廓模模糊糊,惨淡的光映着泛着白光的江水。月儿啊,你可知一江秋水载不动的悉滋味,你可懂思念让人瘦比黄花,泪冰玉珠修长的心酸。

  屋中闯入了几丝晨风,不禁打了个寒颤。端坐于梳妆台前,铜镜中的脸因期待添了几分神采,也因昨夜的兴奋未眠平添几分憔悴。拿起木梳,一头瀑布般的长发垂至腰际,其中却夹杂了几缕白发。好微微地皱眉,丈夫即将归来,怎能让他见到憔悴如秋日的容颜,秋霜染白的发丝。她轻轻挽起青丝,巧妙地将白发隐于其中,又细细地梳妆,搽脂抹粉。可是过去是谁将她的长发盘起,为她温柔地画眉。心中又泛起了酸楚,剪不断,理还乱,是离愁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望着镜中笑靥甜美的女子,想到他见到她时欣喜,幸福溢满了脸庞。

  徙倚望江楼,倚窗而望,点点白帆映入双眸,色勾走了点点期盼,带来了微微的失意。细看来,不是白帆,是点点离人泪。时光已逝,依旧呆望那白帆,却不知魂已断,空有梦相随。思念令人断肠,令人消魂。这般滋味,怎一个“愁”字了得。天若有情天亦老,月若有情月长吟,人若相思人憔悴,衣带渐宽终不悔。记得他曾寻他说: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,描绘不出你的美,你永驻我心中。我愿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,百年之后,白发苍苍的你依旧是我心中的最美。如今,伊人不再,已是昨日黄花,他是否还记得他曾与他结下海誓,立下山盟,她是他最挚爱的伊人。

  望江南,盼夫归,望江楼上盼夫归,江流千古,望夫万载。为了他,如花容颜成昨日黄花;为了他,三千青丝染上秋霜。为他,为他,还是为了他面不辞朱颜镜里瘦。可为什么,千帆已过,却还癫痫病发作起来会有哪些危害是寻不着那朝思暮想的身影。望江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江水悠悠,涛声依旧,斜晖未落,瘦弱的思念憔悴于秋风下的日暮,肠断白频洲。

  君当作磐石,妾当作蒲苇,蒲苇韧如丝,磐石无转移。

  望江南扩写300字【篇三】

  她醒来的时候,天,微亮。有微弱的光,从窗户缝钻了进来,透过床前的薄纱帘子,温柔地照在被子上。

  她记得她做了梦,梦里自己在哭,而眼前的人笑得一如从前那样明朗。不要哭,我回来了。他伸出了手这样说……

  抚去眼角尚存的一丝泪痕,她慢慢坐直身子。门外的丫鬟马上进来,扶她下床:“小姐今日为何醒得如此之早?”

  “今日我想早些去望江楼。”她答。

  “好,小姐梳洗更衣吧?”语毕,几个丫鬟麻利地打来洗脸水,搬来黄铜镜,端上梳妆盒。一个丫鬟开了窗子,不禁惊喜道:“小姐你看,有两只小雀在树上呢!”

  她扭过头去,看见了那两只雀儿。它们俩时而互相梳理羽毛,时而低头啁啾,你侬我侬,好不可爱。一会儿,它们就结伴飞走了。

  “这是好兆头啊。”她想着,有浅笑浮上脸庞。纤纤玉手从梳妆盒里挑出一只簪子。这簪子,是他送的信物,她一直珍藏着。“今天戴这个吧。”她说。

  丫嬛接了簪子,替她整理那一头乌发,她望向铜镜。里面的人,也称得上美丽,只是眼睛却藏不住寂寞和冷清。

  今天能见吉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比较好到他么?她小心翼翼地问自己。

  “小姐,头梳好了。”丫鬟轻声唤她。

  她收回思绪:“扶我出去罢。”

  望江楼,高百尺。这里,可以清清楚楚看到江上每一条船。不知何时,这里成了她每天必来的地方,只因他说过他会乘船而归。

  她一级一级上着台阶,每上一级,心里的希望就增添一分。

  终于到了顶层,此时天已大亮。太阳在天上投下一道道刺眼的白光,照亮了江面,也照亮了她的心。她快步走到最靠近江水的那一排栏杆前,江面上已有船只穿梭。她静静地看着,倚在栏杆边的红木柱子上,辨认着那些船的样子,不再言语。丫鬟们跟她久了,心有灵犀,相互看看,都悄无声息地退下。

  今天的船格外多,每来一艘船,都会让她的心漏跳一拍,也会让她想起一段关于他的记忆。但,在确定心上人不在船上之后,她又感到无比沮丧。

  她轻摇着手上的团扇。他现在的模样同以前一样么?他会不会住船舱而我没有认出他来?不,不会的,我不会忘记他的样子。……当年心爱的笛子,他还带在身上么?为了在他回归之时能与他合奏一曲,她在他走后便苦练乐器,直练得手指勒出道道血痕,三千青丝雪白了几根。现在她也精通乐理,他教她的曲子,她可以用琵琶琴瑟演奏出来。但她从未试过,因为怕心疼。

  又一艘船过去了,在江面上划出一道长长的伤痕。她的目光跟着船,停靠在码头。她看到一个少女,突然激动地挥起手中的绢帕。一个从船上下来的少年瞧见了,飞速地跑向已经泪流满面的少女。她叹了口气,将视线生硬地收回,看向江水与天沈阳哪家医院看癫痫病相接的那条若隐若现的线。

  已近黄昏,残阳如血,直照得江水通红,过往的船只也像镀了一层金。但她期待的身影,依旧没有出现。

  “小姐,是时候回府了。”丫鬟爬上这么高的楼,有点气喘,鼻尖儿上有一层细汗。

  她说:“我想再等会儿,你先歇歇。他今天……府里有消息么?”

  “回小姐,没有任何关于他的消息和信函,我们照旧打听着。”

  她觉得像被泼了盆冷水,寒气逼进了骨头里。她嘴唇颤抖着,什么也说不出来。记得与他分别的时候,他的眼睛里满是无奈和悲凉。他苦笑着唤她的名字,只说了两个字:等我。

  两年?三年?她靠着这弱不禁风的两个字等了他几年?又能再等多少年?她伸手摩挲着头上的那根簪子,有点想哭出来。

  最后一艘船也走了。视线中只剩下那轮光亮柔和的红日,和鳞浪层层。水中的浮草随水波起伏,看着她肝肠寸断。

  “小姐……”丫鬟怯怯地问了一句。

  “走吧,回府……”她闭上眼睛,压制了内心的清苦。

  一级一级下着楼梯,每下一级,她的眼睛就少一分光亮。

  “请让我,今夜与他,在梦中相见。”发出内心最后的祈求,她再也抑制不住失望,低声啜泣起来。

 

更多相关文章推荐